懒洋洋的一天正在进行中

真正自信的人,不会寻求权利和荣耀,而是选择幸福。

然而,又怎么办呢?既然本来没有仇恨,不伤害才是关键

走,去楼上,实在太过分了,我忍你已经很久了。

砰地将门一甩,她差一点一把扭住对方的胳膊,将这个此时已经有点受惊的组长拎出去。

一办公室的人都被她这一举动惊醒,然而他们几乎没有多作中断,马上就恢复冷静,继续之前的沉默状态,只是这时的沉默因这摔门的声响而显得更加沉闷与诡异罢了。

那被甩门的组长,此刻在她面前——虽然她也并非身材高大的那种人,但她腾升的怒火以及那正气凌然的态势,还是将眼前这位瘦小的组长衬得更加瘦小、瘦弱。不,不仅如此,此时的组长,明显还有一点点惊恐,眼神中流露出了一点点慌张和一丝丝意想不到。

意想不到?

这种情况以前出现过吗?

她和组长,想必此刻都在思考这同一个问题。

楼上,是指公司领导的所在地。


以前倒是出现过这种情况吗?

回顾她的职业生涯,虽然她顶多也就毕业才四五年,但大庭广众面前闹成这样的局面,这倒的确是第一次。她不是性格完美的人,可以说在每个场合都能找到聊得来的人,也能找到聊不来的人。像现在这样,针锋相对的这种情况,这种死对头的架势,倒是第一次遇到。

她不知道对方是不是也属这种情况?


只是因为两个人天生性格不合?

她认为对方明显是在刻意针对她、排挤她;假公济私,借公事之名来表达个人私下里情感上的不满与“仇恨”。不过看穿了这一层,她倒并不以此为意了。所以,她忍让。她坚持自己的原则,原本该怎样就怎样,绝对不因为对方的过分而违背自己做事的原则与方法。但是,对方竟然一度挑战她的底线!

火气上来,她几乎要看不惯对方的一切。在领导面前,几乎要把对方说至死地。但,再想想,她是不是的确本身已经在讨厌对方所以对方才对她针锋相对?不。她一度忍让对方。不。是她在做事时一些更好的解决方式,没有让对方招架住,对方或许感受到了威胁。对方就是因一些莫名其妙的原因不愿意看到她在公司,所以想要把她赶走,所以可以对她处处排挤。而她却恬不知耻,要忍让排挤她的人,要继续把工作做下去,而且要越做越好,要越做越熟练越有灵活的处理问题的方法,这让想把她赶走的人更加觉得讨厌。最最讨厌的是,她竟然并不讨厌这个处处与她针锋相对的人,她提出的问题的的确确是有道理的必须提出的。


不过,事情的微妙之处在于,情感是相互的。当一个人排挤一个人,当一个力量击打出去,必定有不平衡产生,或者被排挤的人中招,或者排挤者自己被自己的力量击中。然而,伤害已经产生。


她简直不能回忆起来跟这组长的矛盾到底从哪里开始。

是因为刚入职时,对方拍着桌子说,如果不满意公司的规定可以去别的地方?因而是她自己一开始就对此人早就耿耿于怀,根本不愿意打心底服从对方?然而对方后来竟然要跟她推心置腹。她害怕这样的行为。

她不要因为工作而必须跟谁谁谁推心置腹。

一个人,和朋友相处,必须推心置腹,否则不真诚。

一个人,和同事相处,推心置腹?


也许,回过头来想,是她的拒绝方式太奇怪,拒绝时间太奇怪。

经过两次长谈,解决了最初的误会。——对方夸张地把她叫到一个小间,跟她单独会谈。解决以往心中存在的隔阂,企图从此相处和谐。(其实相处和谐,是人必然希望与自己周围的人相处和谐,这美好的愿望,本值得尊重与肯定。)但,对方似乎完全忘了,她在以一种工作关系要求一种私下的情感关系。

经过两次长谈,她把对方的朋友圈屏蔽了,将其设为互不可见。她不想了解对方有多少美好的感悟,她也不希望对方看她每天有多少糟糕的感悟。经过两次长谈,很明显她已经知道自己和对方是完全不同立场的人嘛。——也不是立场不同,而可以说是世界观不同吧。至于具体的不同的观念是哪些,倒无须说明白,总而言之就是水火不容的那种。

而既然这样,她的朋友圈,可不需要敌人。可不是有敌人在的朋友圈,让她久久处于被攻击的心理状态,时时不自觉已经将她推向过度防卫的位置?即刻醒悟过后,她赶紧屏蔽了那些与她观念不同的“朋友”。要知道,你是不可能与一个朋友在价值观上打仗的。不同的价值观必然有冲突,因这些而相互厮杀损害不知道谁?不。为了友谊,在价值观这种事情上,必然是要和虚空(价值观理论)和权力(具体的权力机构)去辩论比较好。否则,就和而不同。聪明一点,就是保持距离。


她要保持距离的。

所以,问题在于,她干嘛不直接跟对方说:不过,我可得屏蔽你才行了,虽然可以做朋友,但我还是得跟你保持距离才行。

可是,这种做法毕竟也没有人做过,而且说出去的话等于泼出去的水,有些事不说仿佛更加好。

而且,她也不是没有被人屏蔽过。而且,根据她的经验,曾经屏蔽过她的人,她并没有因此介意过对方,而对方,慢慢相处之下,了解了她,其实后来她们又成了朋友。那些屏蔽的又取消了屏蔽。


问题还是在于,她在骨子里是有一点点瞧不起她的价值观的。因为不屑和那样的价值观沟通,又因为自己的价值观恰恰是被对方这样的人不自觉地破坏的,所以骨子里更加不愿意自己的价值观被对方洞穿。

将她当成一个用以使自己进步的工具?


她是一个人。有选择的权利与自由。她拒绝任何将她变成工具的人与环境。先不说能否成功。但伟大的人的意志,不是像与她对立的那些人一样,不是去屈服不“应当”的环境,而是要处处显示出人的智慧去抗争,或者随便叫什么都好。

评论

热度(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