懒洋洋的一天正在进行中

真正自信的人,不会寻求权利和荣耀,而是选择幸福。

乱序

我叫李思明。我今年35岁。我是一个花花公子。对,我就是一个花花公子,和那种没谱儿的公子哥儿不同,但我还是一个花花公子,我的命运如此,我跳脱不了我的命运。我相信所有人都跳脱不了他们的命运。
很多人都说我看上去跟花花公子不沾边,面对他们的良好意愿,我总是微笑着不言语不申辩。他们迟早会发现我的真实面,我不必急于去改变他们对我的看法。何况,花花公子可不是一个优雅的名称,它常常意味着品味的低俗,比如偏爱长发大胸,喜欢性感身材好,重视外表甚于内外;更意味着见一个爱一个,不负责任难专情。严格来说,应该没有一个真正的花花公子喜欢成为一名真正的花花公子。花花公子多悲催,他们没办法在任何一个女人身上获得情感的归属,他们永远体会不到那些忠实好男人的铁打幸福。
表面上看,我的确跟别的花花公子有很大的差别。首先我喜欢的美女并非清一色某一种类型。我可不是国民老公王思聪偏爱网络红人小美人。说实在,凭借我爹的资产,以及我自己的修养与风度,我完全能够成为王思聪,盖过王思聪,但我没兴趣成为王思聪。如有雷同,纯属巧合,我不可能在为人处事上或挑选女友的品味上去追随、模仿其他人。我喜欢任何一个独立自主且美丽自信的姑娘,我有时――偶尔觉得王思聪喜欢大胸真的很没品,所以有时还特意避开选择这类型美人,有时我甚至觉得专门喜欢美女也是不应该的,也应该给不那么美丽的女人们被花花公子追捧奉承的机会,所以有时特意对非严格意义上的美女们展开追逐。无趣的是,我接触过的女人太多了,以至于我太了解女人真正需要的是什么,所以在追求女人这条路上竟越来越难遇到挫折与障碍――不管胖的还是瘦的,高学历的还是更高学历的,独立的还是不独立的,非常貌美的还是一般美貌的,几乎没有女人能够抵挡住我的攻势,没有女人最后不心悦诚服拜倒在我脚下,所以,感情啊,对我来说,真的乏味极了。遇不到挫折,还谈什么有趣?只要我看上了她,除非她有病,结局迟早是她死心塌地爱上我,既然如此,既然结果毫无疑问必定如此,那么中间遭遇的不管是怎样的一个过程,比较那种无法确定结局而经历的过程,无论好坏,痛苦是减半的,幸福也是减半的。
我对待恋爱的态度也决不是无所谓的。尽管我知道一旦征服完一个女人,这个女人在我心目中将难以再保她起初的地位,她再难挑起我的热情,我很快自然而然地与她疏远。但我对待爱情的态度不是无所谓的,我总是十分投入地去爱每一个我追求的对象。每一次都像爱最后一个女人一样地去爱她。她每一次都上当。她们都一样,我离开的女人越多,我的追求落在她们身上给她们带去的满足感越高,我的追求越来越成功。她们虚荣,相信爱情,她们愚蠢,轻信爱情。她们竟没有一个不对“浪子终归决定收心好好跟我过日子”诸如此类的幻想产生质疑的。她们通通把她们想象成玛丽苏剧情中的女主人公,认定自己是他最后一个完美爱人。
瞎扯淡。我才35岁,我风度偏偏不差钱,我的社交圈美女如云,巴不得贴上我的人一大把,我干嘛要死心塌地跟定一个女人?哪怕我的确还是渴望能够跟定一个女人的,可她凭什么条件来匹配我?我什么都不缺,连爱都不缺,她能给我什么比如只有她有而我又是急缺的呢!在决定要不要继续爱一个女人的时候,我总问她是否还能满足我的需求,也总问我是否满足了她的需求。糟糕的是,我从来可以一直满足女人们所有的需求,而女人们却基本无人能做到这一点,没有女人可以满足我,所以,我总在失恋。
她们凭什么获得我的心?我凭什么获得她们的心?我常常在酒醉与清醒的边缘,在失恋的时候,这样思考这样一些问题。
当然,我思考,我发问,目的并非是想要得出一个结论。我不在乎答案,只在乎发问的过程。
我喜欢思考。我思考,我忧郁,我忧郁,我继续思考。
所以,除了我,没有人把我跟那些成天意气风发在女人们面前如鱼得水的花花公子们归为一类。连被我抛弃的那些女人们都不认为她们爱的其实是一个花花公子,这还有什么可说?
不过,我知道我的确是一个花花公子。
这离不开我家庭背景的原因。如果我只是一个普通人家的孩子,我应该会是一个好男人。如果我只是一个穷小子,哪怕我再帅再有风度,能够爱我包容我的女人,也许只有为数不多的几个。也许我能够真正遇见的女人都只有几个。何况交往。也许我根本没办法交到女朋友,因为穷,可能我没办法像现在这样自信。而自信,无论对男人还是女人,都是魅力之源啊。如果不是有钱人子弟这种身份,我可能早就娶了平平常常的妻,生了一个或者两个小孩,日子过得朴实却幸福。
不幸的是,老天把我生成为特殊群体。
我没办法逃脱我的宿命。

我不知道是不是每个人都渴望一个情感的归属。就我个人来说,我最初还是衷心渴望这样一个归宿的,虽然接触了N多女友,但那种归宿的感觉却还一直没有出现过。一开始我还是在期待它出现的,我深信它总有一天会出现。但是慢慢的,我发现我太天真了。
根本不可能有那样一个人,对于一个花花公子来说,那个人是不可能存在的!随着追求到的女人越来越多,随着分手的女友越来越多,我渐渐形成了这样的认识。
可那天,那个夕阳甚美的傍晚,在先农坛的公交车站,我见到了推着行李箱在等车的她。
那天是去那边做什么来着,对了,是去看牙。莫名其妙坏掉的一颗牙,原本不痛不痒,就那么让它在那里待着。最近突然各种不适,引发各种口腔问题。我赶紧让我的跟班帮我约了号!
本来我可以让跟班把医生连同他的器械叫到我家里来帮我看诊的,我也可以上私人诊所。但说了我只是自认的花花公子,在别人根本不是,我不是那种无德无良不考虑别人感受的人。现在流行平等,有钱人也是普通人。我就乐意跟随时代的潮流,看病专挑公办医院,挂号也像个普通人遵循该有的规矩,来到了先农坛附近的这家医院。
我的的确确不是一般人,但一般人的生活我也注重体会。
就这样,我遇到了她。
不能说怦然心动,难说是一见钟情,对一个陌生人一见钟情、怦然心动,这种事发生在我身上的次数也够多了。她给我的感觉很奇怪,她引起了我的好奇,但又不至于此,引起我好奇心的人简直太多了,不足为奇。
不知道为什么,我……
我发现我不能凭借我那双阅人无数的眼看穿她的一切。
爱?也许这才是爱?
她等的车来了,她走了,我停在那里,好长一段时间内忘了思考忘了动作。
生平第一次,竟忘了搭讪,她走了。从我的生命中,不着痕迹地,永远地,突然地,出现又离开了。
一秒钟的相遇,随后永恒地失去。
我,失恋了。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