懒洋洋的一天正在进行中

真正自信的人,不会寻求权利和荣耀,而是选择幸福。

有时候太容易想开好像也可耻。然而我怎么会有这样的想法呢?
习惯了质疑权威的思路,当不那么接受不认可的硬性规定,自然而然的反应便是去辩论。结果,新公司的部门小组长不客气地对我讲公司制度这种事。甚至还说可以去别的地方发展――如果不能执行公司标准。
就事论事,不客气也可以理解。
不理解的是,下班时候小组长叮嘱明天不要再出现这种情况时,她说的“这种情况”究竟是哪种情况??当时真的小小地茫然了一下。现在依旧困惑。
只能说,是不要在校稿时把不必要校对的修改了?在没有十分把握的情况下将编辑没有说清的内容参照参考书说清?甚至改变了原来稿件的意思?改变原意肯定不行!应该找出来的错没有改正也不行。
除此之外,还有其他吗?
绝对服从不容许争辩的态度???
对我来说,其他一切都可以慢慢通过经验的积累改正过来。最后这一点有点难。我可以就事论事不涉及个人情感偏向,但如果连就事论事都不行,一味只有对权威的绝对服从――为生活在校对这种工作中可以妥协,但绝对会妥协得很别扭――貌似这就有点超出我的理想了。
至于再差一步的构想,还是不要妄论了,时间会给我答案。

评论

热度(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