懒洋洋的一天正在进行中

真正自信的人,不会寻求权利和荣耀,而是选择幸福。

恋爱中的人

应该非常清楚以下这点:恋爱中的人多少都有点矫情。

因为矫情,我失去了他。

我们都不希望受伤,做为善良的人,我们都不希望伤害别人。但是,感情这回事,就像做生意,必须一个愿打一个愿挨,才能有所成交。

如果我们太小心翼翼,又或者太随心所欲太放肆,不够贴心和关心,再爱我们的人,他们再好,都有可能会失去。

只是失去得快和慢而已。

有些人爱得深切,但目睹了太多悲剧,不希望无望的感情不受限制地尽情发展,直至越陷越深,世界末日。所以分手却也轻巧。不必等到结婚生子,不必等到两个人都已经伤痕累累,最好在恰当的时机适时喊停。


感情是两个人的事,这句话,失恋三次,我听说过两遍。

第一次失恋,对方甚至来不及说明白一句不适合。但那不怪,那时大家都还太小。

第二次失恋,对方等不及让我明白不适合这个结论究竟是怎样被下定的,告别得残忍而血腥。感情是两个人的事,既然如此,已经开始的感情如果要终止,不是也需要两个人的认可吗。

第三次失恋,我承认失恋这个结果是我自己自找的。


一直想去长城,来北京的时候,就那样对第二次失恋的人说,仿佛长城比他还重要。结果他似乎当真了,不仅当真了,仿佛还心生了许多不满。

他也许还会以为,说那些话的我,感情中可能并没有多少真挚的成分。

我想,可能他会觉得,我对他的感情,也许只是为了另外一些目的,比如让他充当一个导游的角色。

第三次恋爱,他说,一起去长城吧,还有表妹以及表妹的表舅。

我满心欢喜地答应了。十分期待的情绪中,还带着生怕他不想带我的不满 。当然还有一些猜疑成分,比如他发出邀请时候的语气,透过远程通信设备的过滤,并没有听到诚恳,却反而有一些焦躁的不耐烦情绪存在。

他真的希望我去吗?见面的时候,我反复打量他,琢磨他,和他说起这件事,想知道他准确的态度。他却说,到周末再说。

他和人聊天聊得很嗨,对身边的我不理不睬,我想知道他到底怎么想,在和谁沟通,然而又不想去查看他的聊天记录,那样很无聊。不过对个性多疑的人来说,看和不看并不存在区别,甚至看了还能够消除一些不必要的疑虑,不看只能让人更无法忍受。

怎么看,他都不像是想带着我一起去的样子,我反复观察,反复确认,最后带着满肚子的不平与委屈,再加上当时工作任务紧急,便失约了。

回想起来,那次失约,对很多事情可能都起着局定性的作用。我当时好像也已经下意识地捕捉到了某些不详,比如这段感情恐怕并不会走得长远。只不过没想到的是,分别竟来得那么快。更没想到,说分开的人会是他,而那个放不下的人,是我。


明明一开始说喜欢的人是他,一开始拒绝恋爱的人是我。怎么会这样?我感到不平,但多少比去年多了一些理智。比上一次失恋多了一些冷静。一直以来,我分析,是我在接受他的照顾更多,是他一直在迁就我。

因此,当他说分手要离开的时候,我知道我输得比上次更惨。

这一次,我是真切地感受到了被人悉心照顾的感觉的。

但可惜,开始明白过来的时候,他的心意已经无可挽回。

一开始的我,不相信,不在乎,心安理得地接受。

早上,在公交车上颠簸着的他会准时跟我说,你该起床出发去上班啦,否则就要迟到了。

中午,他会说,吃饭了没有,吃什么呢,最好和同事们一起吃饭,多和大家聊天。

临下班时,他会说,今天晚上能够准时下班吗?晚上想吃什么,我带回来。

晚上,他会和我一起做饭,一起吃饭,吃完饭一起去随便哪里逛逛。

他特别喜欢去天桥看车流。他带我他喜欢去的地方,他和我说,去年刚认识我的时候就在发生的事情。

周末,他一直想说要和我一起来图书馆学习——然而,唯一一次付诸行动,准备扎扎实实跟我在图书馆待一天的时候,当天我却把帮他占的位置让给了别人。开馆三十分钟还不到,一圈又一圈的人问,你隔壁的座位有人吗?我一遍一遍说,有。可该死的我忘了进入图书馆后,手机会自动连接馆内WiFi,这时4G流量会自动断开,而且这时必须手动登陆账号馆内WiFi才能生效。

就这样,三十分钟过去,我一遍遍用微信催他,却迟迟等不到回复。最后等到他一个电话,他却说他还在图书馆前排队等候进馆。

据我的经验,哪怕人再多,也不可能开馆三十分钟后还必须排队进馆。

我说,我在馆内,不适合打电话,用微信沟通。我生气。

但挂断电话后,再等十多分钟,仍不见回复,也不见再打电话过来。我这边于是一气之下,便把座位让给了别人。

这一切就像是故意被设计好的,接着他微信回复说,他回去了。

问他为什么才回信息,他说刚才微信没有信号。

该死的臭脾气,然而我还在生气,明明知道是我弄错了把事情搞砸了,但还是没有及时认错。就那样让他回去了,中午也没有搭理他,直接在外面吃饭了,我想着让他先打电话给我。

直到下午四点多,他说,晚上回来吃饭吧,炖了汤。

回想起来,不知道当时的我是怎么那么没有心的。四点开始炖的汤,我六点半才开始往回走。我在矫情,在忽视他的用心。可平时的我,不见得有这么用功!平时我明明不到六点饿了就会往回走。这一次——

事后,我在想,当时的他,心该得有多冷呢。

那天回家后,我却还想用毫无诚意的道歉弥补了事。

我竟然还以玩笑的口吻,把自己将我座位让给他人的事再说一遍。我以为这样可冲淡他感受到的被忽视与被冷落的寒冷。

他是一个心思非常细致的人。

分手的时候,他很多次地说:“你肯定没有发现”。

我给了他粗心、粗线条的印象。或许还有因为不在乎所以对他根本不细心周到的结论。

但是我是一个粗线条的人吗?我是一个非常敏感而多疑的人,我假装迟钝以掩饰我的过分焦躁与不安。尽管我可能因为多疑而不相信他的感情,但起码我知道他的情绪。我也知道他很多小的心思,比如情人节快到了,他说他在网上订了东西,我立马知道他肯定给我买礼物了。

不过,就像他给我的关心,当时的我体会到了,可并没有好好珍惜,没有将当下的感动好好表达,没有让他感受到来自我的感谢以及受到关心时候的欢喜。因此他说,我们没有默契,你不懂我的心。他说他希望找一个能够走进他生命中的女孩,然后一辈子就这么走下去。


中午的时候,下班的时候,找工作的时候,很多时候,他都给我打电话,可当时的我,不仅毫不在意这些,反而还说,既然听不懂我说什么那还打电话做什么呢?(就这一点,可是我还是可以有辩解的余地,我在想男生可能就是比较喜欢受虐,我太在乎这些小感动,我会吃亏的。而且主动这件事就应该交给男方。甚至,到了现在,我还是可以说,现在的失败,充分说明当时的我选择不在乎是完全明智的。愚蠢在于后来的我相信了在乎了,所以他走了。)


刚开始的时候,他说他是第一次谈恋爱。我不信。比我还大一岁,怎么可能会没谈过,像我这么不擅长沟通的,都已经谈过两次啊。他......他长相帅气,身材高大,性格温和,体贴温暖,热情大方,心思纯净。他......

不过其实他真的挺像我哥,各方面都像,因此在这种角度,他的表白又完全可信。像我哥,很多地方比他不是更优秀吗?然而我却猜疑了他,甚至把他当成一个混蛋来猜疑,并最终打了他一巴掌。

我一直以为我们更适合做朋友,或者做兄妹。我一直没有珍惜过他。我一直更爱自己。买菜也好,买礼物也好,买零食也好,我没有把最好的给他。我给自己买了足足两套衣服,新入职的时候穿,舍不得给他买一件T恤。

但是,又有什么用呢。失去后,才发觉自己所做的这些存在着万般的不妥。我给自己买六块钱一瓶的饮料,用矿泉水煮饭煮面,和他在一起的时候,却没有往家买过矿泉水。看他喝的都是自己烧的自来水。这说明什么?说明我其实喜欢他?还是说明其实我只有自私。

我算给过他什么真切的关怀与爱呢。午间从来没有考虑过,他也希望有人能够打电话给他,他也希望向世人表明自己是一个有女朋友的人,他也希望能够被人关心。可是这些现在拿出来讲,也的确是没什么意义了。对他来说,他付出过了,自己的真心没有被珍惜那已经是对方的事情了,跟他并不在有什么特别的关系。他现在已经可以风轻云淡说,过去了。


而我,只能越想越后悔。我辨识人心的能力太差。我不懂得判断真假是非黑白。我把真情当成假意,将好心当成了别有企图。

他没钱 ,一次让他帮忙带卫生巾,他不仅给我买了平时我自己都舍不得买的最好的,还给我买了最好的纯牛奶。他为自己花的钱很少。

我却相反,为自己花的钱很多,几乎没有特别为他花过钱。

在他艰难的时候,我甚至还去剪了一次要花五百元的头发。还为自己办了一张五百元的足疗卡。要知道他剪头发从来都是在楼下的小卖部,一次十元就够。

种种行为,他简直有淘汰我一百万次的理由。

而在分手前的那段日子,我却给了他一百万次的冷漠。

我经过他面前的时候,故意不看他,滴水不漏地还对他板起脸孔。

他特意早起,准备和我一起出门去上班,甚至故意找机会与我对视,对我露出最好看的笑容——在那瞬间,我知道自己的行为可能会导致截然不同的两个后果。但我还是选择了会导致坏结果的那个,我想要更多,我希望他能够肯定他对我的感情而不是否定。我于是表现得更生气。

他说,要等你吗?我说,我怎么知道。

一起到了电梯后,我又走进去背对他,杜绝和进行任何交流,表现得比陌生人更陌生。

走出电梯,我也是头都不回地不看他就离开。

几天后,气稍微消了一点点,看了他几眼,发现他连着两天没有去上班。这时我才惊讶,你怎么了?

他难道因为我的缘故闹情绪了吗?我纳闷。如果是这样,我倒觉得我的目的达到了,可以原谅他了。可当我问他怎么了,他却接着他说他这就要搬走,在找房。

专门请假在家去找房!我愤恨。

他接着问我要不要一起搬。

我于是把他当成混蛋,认为他立马补充的建议,让我的室友一起和他搬出去,这纯属不良企图。

我继续给他脸色看,几乎给了他亿万个冷漠,并在当天打了他。


我一直傻傻以为,如果他喜欢我,这些事情总会过去,雨过天晴,我总有让他回心转意的机会。我总有消除那些冷漠给他造成的伤害的可能。

可是,半个月。长达半个月的冷战,每天将他当成不存在的冷漠,使这段关系中存在的任何温情,都消灭殆尽。

所以他理所当然地离开了我。他甚至不同意我和他同居。他说,已经过了。


我知道我已经不可能再挽回他,我只想用温暖将之前给他的那些冷漠驱散。怎么可以在我给了他万般冷漠的情况下分手呢?他不应该遭受来自于我的那些莫名其妙的冷漠与猜疑。我甚至还打了他!

我想抱着他温柔地和他道歉,和好。我还想着,我们的恋情还没有正式展开。我们不应该就这样无疾而终。

我开始相信他这的确是他第一次谈恋爱,也开始相信一开始他对我的喜欢是真切的。可是,这一切的确是来得晚了一点。

当天,我打他的当天,闹得最严重的那天,删掉他微信的当天,凌晨一点多的时候,我没看到他重新发过来的好友申请。直到第二天通过,才发现前天晚上两点多的时候,他发了朋友圈,说如果这一点来得早一点该多好。

我却在想,如果他发朋友圈的当晚我就通过了他的好友申请,他会不会还发这样一条朋友圈呢?或者在他发朋友圈之前,这一段没有睡去的时间中,他纠结了很久,原本是打算说什么来着的?结果会不会本来不应该是现在这种破裂的局面?

我想,我可能的确伤了他的心。

他不是一个喜欢折腾的人,然而当天,我不仅打了他一巴掌,删了他朋友圈,甚至将两个人在一起时发的朋友圈动态都一一删除,而且我还反复折腾,十二点之后三次将他从床上叫起来进行谈话,而他第二天还是要上班的。我也是!

当我问出“我是不是误会了你”时,看得出来,他窝了满肚子的火气与委屈。然而,他并没有发火。他在忍耐。我想他当时不是没有想过和解。

他的忍耐给了我心平气和进行沟通的可能,我冷静了。我开始沟通这段时间自己究竟在干嘛,为什么冷落他,为什么生他气,为什么打他一巴掌。

他问,你感觉得到我对你的喜欢吗?

当时我的确感觉不到他对我的喜欢。在即将失去的时候,我感觉到了我对他的喜欢,然而至此刻依旧并没有感觉到他对我的喜欢。

面对我支吾的态度,他哭了。

他说,在被打的时候,我才知道你是喜欢我的。但是你喜欢我吗?

我犹豫。

我那时还在犹豫!

我不知道如果我不犹豫,我们会不会马上拥抱在一起。

可是——


可是,现在,我失去了他。

他说,工资不到一万不谈女朋友。

他说,我们就做好朋友吧。

他说,如果你不能够放下,我们就不要联系了。


有时候,我是那种冷酷的人,做了噩梦不觉得可怕,在梦里无所畏惧地对抗着,醒来后,并不觉得后怕,仿佛这也没有什么特别了不起的。

所以,在事关一段关系的生死命运的时候,我也依旧无动于衷地任由可怕的事情发生着,并不立马崩溃。


现在,他离开了,他也并没有离开,我们还是有机会经常见面,只是最近的几次分别,让我恋恋不舍,我把每一次的离别都当成生离死别般的告别。送他走过红绿灯,送他坐上公交,或者送他进入地铁口。

他说他讨厌这种感觉。

他给我时间去适应从女朋友到朋友的角色变换。他告诉我,他和他们不同。

我想,他是喜欢过我的。因为一些我所不知道的美好的原因。他屡次提到去年的不安定。去年,我在另外一段感情中流离失所不知所措。

去年,我搬离过他一次。

去年,离开他的时候,我连招呼都没有打。

后来在一起的时候,他问过好几次,以后你会不会突然消失,像上次那样突然搬走呢?

我想,也许去年的我,给了他一些说不清道不明白的东西,让他不稳定的内心得到了一丝丝的安慰,一点点温暖,或者一些些激励。

去年的我,处于低谷中的低谷,却从来没有因外在的境遇而失去内在的坚定。


然而,我喜欢他吗?他爱我吗?

我们可以做好朋友吗?

搬出去,这是对我最大的否定;搬出去,这对我们的关系,无论是男女朋友关系还是平常的好朋友的关系,都是一种巨大的打击。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