懒洋洋的一天正在进行中

真正自信的人,不会寻求权利和荣耀,而是选择幸福。

转载我的简书 离职第二天:老板,我决定原谅你

离职第一天,我是真的很生气,各种平日在意的甚至不在意的,想起来都觉得可恨,都觉得是老板的错。

离职第二天,老板,我决定原谅你。

我原谅你,首先因为是你主动把我叫到公司的,客观来说,的确是你在主动想拉我一把,希望我这个不断在职场受挫的人,能够终结这种。在这个层面,给予一份工作机会给我的你,是我应该持感恩态度对待的人。对你,我本应该无论如何都感恩,而不是相反,仇恨。

我原谅你,是因为你有你的立场与角度。你是这家公司的老板,你当然不容许员工质疑你的决策,更不能容许一个员工在你面前耍脾气。因为有一点我是承认的,而且我记得关于这一点,还是我主动向你表白的:老板教训员工这怎么样看都属天经地义,员工拿了工资却不能把工作做好,老板当然会想要提醒员工应当尽职尽责啦。而员工对老板有意见,这几乎没有一个正常的老板能够接受。

在老板与员工的关系中,毕竟占主导地位的是老板,因为花钱请人的是他,决定权在他,他有权决定辞退你,而你没有权决定辞退老板——所谓的炒掉老板,绝对是个伪命题。为了避免一至两个月的遣散金,多数老板宁可逼员工主动辞职。所以,每个你忍无可忍做出的辞职决定,不必怀疑,一定是老板在暗中助力你的忍无可忍与辞职决定。

我原谅你,是因为你做的是大多数老板都在做的,所以,我并不觉得你有什么错。我认为,不出意外的话,错误的永远不可能是大多数。

与此同时,我的表现是极少员工才会有的 ,大多数人是无法理解的,包括你,认识我那么久、分析我那么久的你,当然也还是非常可能完全无法理解我的。既然这样,我当然没有理由不原谅你。

我当然得原谅你。

我原谅你,也因为我不想将员工对老板的不良情绪带入下一份工作,变成一种员工对老板先入为主的偏见。偏见可不好。说不定下一次遇到的老板是一个仁慈、智慧、包容的人,我却因为偏见把他当成狭隘、计较、小气的人,那可惨了。我不仅要把好心当成驴肝肺,让对方受到本不应该受到的质疑,还会让自己蒙受本没必要蒙受的损失,比如质疑老板因此没办法得到老板的信任,更没办法被老板重用。毕竟,信任是双方面的嘛。而本来这一次搞到这种局面,也正因为我还没有清除干净对之前那家单位的负面情绪,对新老板有偏见,所以战战兢兢,唯恐仍会受到同样的伤害。

我们曾在那家单位共事,看得出来你并不喜欢原先的环境,但也看得出来,你需要为自己之前那么好几年待在那种环境的事实重新进行一番认知方面的调整:既然并不满意,走出之后甚至有终于逃离的轻松感,那么原先对那位领导的服从、努力配合,到底属于那种性质?是属于跳出了自我藩篱约束的纯粹工作,还是心口不一的表演人生学?

说到这里,我几乎看上去又是在批判你,但其实我非常明白你,因此决定原谅你。我理解你,并不觉得你这种想要重新定义自己的打断有什么不好。相反我非常赞善这样的重新定义,彻底告别过去,走向新的、正面的、阳光而美好的自我。这样多好呢!没人会那么无聊来纠察“黑历史”,我也不会。

人就应该义无反顾地往光明的地方奔去,将黑暗狠狠甩在身后嘛。因此,在这个意义上,我尤其要原谅你。我必须原谅你。关于工作,不违心的工作真是少有啊!那些百分百契合人生观、价值观同时还能满足经济要求甚至能实现人生价值的好工作,哪里那么好有呢?我们多数时候只能违背着自己的心意,忍辱负重,慢慢积累自己的实力,慢慢成长,直至羽翼丰满,然后骄傲而自信地对那些骨子里并不佩服的人挥手说再见。而你,既然已经成功向灰暗再见,我有什么理由再将你和他们继续定义为同类呢?我有什么理由持续对你有偏见,来质疑你呢?

我原谅你,因为也许我的质疑——一定是我偏见与质疑,令你感受到了非常不爽。所以,你才会对我也持有同样的质疑。

所以,不管你对我做过什么,不管你怎样看待过去,将怎样看待我,甚或想要彻底将我从你的心目中驱逐出去,认为我不知感恩不可饶恕,我,却还是决定,原谅你。

我原谅你,我还愿你是个好人,愿你好人有好报,愿你的事业,一帆风顺。


——当然,同样的祝福,也必须送给我自己!我原谅你,希望自己成为一个包容平和的人。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