懒洋洋的一天正在进行中

真正自信的人,不会寻求权利和荣耀,而是选择幸福。

如何正确对待生命中的路人 恩人 贵人 敌人?

首先声明,我严格,而且绝对,不属于那种认为一个人需要恩人与贵人进而飞黄腾达的那种人。经过简单的沟通,和一个正在交往的对象,越加清晰地发现,过去一段时间,我把自己最可贵的部分丢弃了。

为了一些生命中的路人。

把自己以往坚定认可的信念,以及我的本质与初心,为了以示与路人的区别或为了表达立场与态度。

这不好。简直十分愚蠢。

人本来从来都只与自己心心相印,永远相伴。

原本路人,是我并不排斥的概念,以前从没有排斥过,甚至从没有注意过,但后来慢慢地,被现实教训说,人生中的确还是存在这样一些人,他们需要被界定为路人,他们只有路人这个概念方可正确被界定。人们正是因为需要路人这个概念,所以才创造了这个概念。


路人的概念是的确存在的,这正如恩人、贵人,这样的概念想必也一定存在。就好比以前分析“做人”的概念,只不过大家说的并不是同一回事:人家说的是这个含义的路人、恩人、贵人、敌人,我说的又是具备另外一些特定含义的。


那么,如果正确对待生命中的路人、恩人、贵人,甚或敌人?


我的为人处世的理念向来是,拒绝与任何人为敌。

但这种理念,现在看来,似乎十分值得调整。因为这样的理念,在将我带向一步步糟糕的境地。这是十分危险的。


我不能一再糟糕,我不能将美好留给了所有人,自己等于零。

我感觉我一目了然的那些美好是肤浅的,是人家一眼就看穿就学会就拿走就等于没有的。

这样的优点,哪怕被一个路人遇见——就好像山间有一泓清泉,搞不定被哪个企业家看见了,他可能会想出开发一个矿泉水厂的点子,将这泉水一桶桶运走,于是仅仅是遇见,就意味着进一步的损失——本身也意味着将会有所损害,于是这样的优点对本身来说却似乎变成了一种将带来致命危险的危害,于是这样的优点似乎应当好好隐藏起来,要好好保护不要被人家看见、模仿、学习、拿走。


向来都是青出于蓝的嘛,这句话没有错。我们要好好守护好自己的根本,不要被人家在我们的根本上被人家轻易击败、击倒、替代。我们要做我们自己独一无二的主人。


又或者,我得清醒反问一下自己,我是否更愿意其他人等于零,自己独享所有的美好?要分享还是要私吞?

我是否有绝对的勇气与信心,以及能力,足够为那么多人,那么多路人、恩人、仇人、敌人,为他们提供一些可贵的值得学习的,供给他们攫取、采用,却无偿而无声无名地,留下一个空虚的低微的自己?继而被人轻视呢?

我得想明白这些问题。

并且想明白之后,一以贯之去生活去处世,去在形形色色的对立中,虽然不必去打倒别人,但也要充分保护好自己,谁来击打我我也有足够的力量去反击。


过去一段时间,我有将一个每天都共处一间办公室的人树立、界定为敌对性质。

这不符合我更早期的作风,以往,比如高中时代,又或者再稍稍往前挪一点点,谈恋爱分手后看待男方的方式,都是寻求和解,寻求走出敌对。

那一次,我却为自己实实在在找到了一个敌人、确定了一个敌人!

怎样对待敌人?将敌人变成友人比较好还是将敌人维持在敌人原本的位置比较好?还是干脆离开?

现实中,我是选择了离开,与所有敌对的人,眼不见为净。

可这样的危险却是,我想很多人应该也和我一样,模糊了敌人的界限之后,朋友的界限也变得十分的模糊。

朋友之间,过度的友好也可疑,不友好似乎又更可疑。关心也可疑,不关心似乎也没有理由不可疑。

这样一来,人们如果希望获得友情,为自己确定一个敌人的标准,显然对前面的目标更有利。


那么,到底要怎样对待出现在生命中的形形色色的人们?

不管怎么样,给自己更多的自我克制,这是绝对没有错的。

让自己不迷惘,就不怕别人迷惘或别人企图将我们带向迷惘。嗯。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