懒洋洋的一天正在进行中

当文字成为一种专业,也够可怜的了...

你是什么样的人,你以谁为标准

过去有一小段时间,心情非常郁闷,更是因为在生活中遇到一些不那么友善的人,说出过一些事后觉得过分的话,比如说:也用不着给别人点灯,只要自己不瞎,一点烛光就够我们避开那些黑暗无明的东西。

其实回头去想,再去翻看在乐乎喜欢过的那些图片和那些文字,尤其是那些纯粹者发布的文字、音乐和图片,越加发现自己这种思想的狭隘与偏狭。

想想别人的付出,自己那一丁点的小想法又算得了什么?而我竟然在意那一丁点的付出,在意那一丁点的付出没有回报。两相比较,同是一种人却分出了境界的高下。

人与人之间,其中固然存在一些天资与后天环境的落差,但更重要的,还是一个人是否有愿意无私贡献自己的决心,以及他到底怎样看待自己,将他自己和哪一类人作比较。

一个人决心奉献,却拿那些斤斤计较于私利的家伙来和自己相提并论,最终再谈奉献未免有点危险。

一个想要变得宽容的人,如果总是将那些不可原谅的事件存放在心中,必然也无法真正做到宽容。

一个人想要修炼某种品质,就必须以同样拥有这种品质的人为榜样,并且努力寻求该榜样的认同。

我希望我能够有良好的职业素养,就必须向那些有着良好职业素养的人学习;我希望我是一个好人,就必须向那些好人看齐;我希望成为有钱人,就争取去和有钱人打交道;同样,我希望超越功利,就应该积极和那些同样以超越功利为目标的人建立更广泛的联系。

只有这样,相同的价值观才有可能在我们心目中更占分量,我们也更容易坚定地在生活中贯彻执行。

离职第四天 我在家敲打了一天的键盘

离职第四天,在家“休息”一天,敲了一天的键盘……开始发现,写作具备多功能。人,应该不仅仅只关注小我关注,还要关心很多很多其他的人,他们在关心些什么。这就是一种真实的气度与格局了。

转我的简书 离职第三天

离职第三天,接到面试通知,让我下午三点过去面试。

下午三点,我准时到达了地图指向的地点,然而怎么找都找不到附近有任何我所应聘的单位存在的可能性,最后发现原来我一开始定位的地点根本就不是公司的地点,而是公司附近的一个地点。结果三点钟的时候,我在东长安大街上晒着烈日,赫然发现,面试迟到了!


面试迟到该怎么办?


好在,公司就在附近,赶过去十分钟应该来得及。

只是尴尬的是,十分钟赶过去后,再细看一下面试通知,竟发现面试地点并非公司地点,而又是另一个附近!


面试迟到了很久怎么办?


这时只好赶忙拨通面试通知上的联系人电话,那上面已经说明:请三点准时参加面试,如果无法准时,请提前联系。看着这信息,巨汗颜,因为这时我已经迟到十多分钟才打电话过去。

打电话过去却没人听。我纳闷,怎么回事?很多人被通知去面试,很多人面试没准时在打电话,还是我已经失去面试机会,因为迟到?我心里一个劲儿地打鼓,顺便赶忙补救,说明原因,同时询问是否还可以过去参加面试。

没有得到回应。


面试途中迟到了联系不到公司怎么办?


尽管没得到对方回应,我还是打算搏一搏,打开导航便顶着大太阳往那边赶过去了。迟到或许并没有那么严重。虽然迟到给人印象会很糟糕。

待赶到时,时间已是三点四十分。庆幸的是,很多比我早到的人,一个个都还在等着被老板叫进去他的小办公室一一免谈。

这令我放了很大一个心。

不过,峰回路转,一个小时候,听着老板一个接一个拍板了三位应聘者,让他们第二天办理入职,下个星期正式上班,之后,老板走出他的小办公室,然后对大家说,那么剩下的各位,就进我办公室一起面吧。

额,这是一种被次等对待的节奏。——看来迟到最好还是不要随便迟到。时间观念,在优秀的人那里,总是十分重要的。


进入群面后,老板首先要求大家做一个简单的自我介绍。随后,出题给大家:你们认为作为职场人士,最重要的职业素养是什么?请大家分别给出三个你们个人认为最重要的职业素养,然后再六个人(我们一共六个人)一起参加讨论,到最后讨论出三个大家一致公认的素养,或者不一致也行,但要推出一个人来陈述观点。


题目看上去很简单,但对职场人士来说,最重要的职业素养究竟是那些呢?

很快就有一位面试总经理助理的女生发言说,她认为最重要的是对企业文化的认同,勤劳(勤能补拙)以及良好的心态。

她声音洪亮,语言表达清晰流利,背后也显示出自信、大方和出色的逻辑思维能力。

在一群人中间,鹤立鸡群。


我给出的答案,非常简单,甚至过于简单,我几乎加上语气词与一些为表示严谨起见添上的推测词,比如大概、也许、可能,只说了不超过二十个字:诚信、勤劳、负责任的态度。

我自认为我的回答很好。进入讨论环节的时候,这几点还被之前那位女生表示了深深认同。她甚至还帮我做了一番补充陈述。她说,其实她——指我,说得挺对,诚信是为人的根本,是应该排在第一位的。勤劳大家都提到了,勤能补拙,天道酬勤。负责人的态度,可以归结我——她自己,之前说的好心态。心态好,对工作对企业自然负责……

但正因为这一番补充,我发现我的回答忒苍白。对比之下,我这个面网络编辑的人简直太不具备清醒的逻辑思维了。因为,细细分析起来,从最起码的一点来说,比如我给出的诚信,这根本就不是针对职业的素养,而是为人的基本素养啊!职业素养应当更专业,更倾向技术层面,比如恰到好处的语言沟通能力,训练有素的处理业务的能力,井井有条的安排事务的能力,对领导不卑不亢的服从能力,得体的着装等。而从回答的条理来看,我又丝毫没有给出充分的理由来支撑我的论点,显得非常苍白,非常随意,非常儿戏!


严格说来,大家给出的答案都不大严谨。最有条理的那位,她还赞同了我的意见呢。

不过即兴发表的意见,思路不清晰,逻辑不严谨,这些都正常,因为首先这是即兴回答,考验的是一种灵机应变的“急智”,此外,参与讨论的人各式各样,有刚走出社会的毕业生,也有看上去像BOSS的中年大叔。但这位中年大叔竟然是面试保安的,他衣着整齐,白衬衣搭配西装裤,皮鞋擦得挺亮,大摇大摆地坐在沙发里,左手抓着手机一个劲地在沙发扶手上敲动着,显得非常桀骜不驯的同时显得非常不沉稳、不尊重——这却刚好提醒了我自己我也有小动作过多的毛病,这时我手里正拿着在面试单位拿的填简历用的圆珠笔,不由自主地已经玩了很久。另外有一个是兵哥,他打算面网管。还有一个年轻人,也是面网管,但后来被淘汰,不知道是他发言太少,还是老板已经认定了录兵哥做网管。另外两位女生都面总经理助理,不知道老板打算要她们其中哪一位还是两位都要,因为两位的衣着打扮与谈吐气质都不差,一个敢说能说,干练利索,一个沉着冷静不急于发表意见,却看上去有礼有节十分谦逊。


那么,关于职场人士,最重要的职业素养到底是什么呢?


在面试中,老板看中的到底是不是一个客观公正的结论呢?还是他需要在这场面试中,看到各位求职者为人处世的风格,以及他们身上确实具备而不是他们声称具备的那些素养?

在被淘汰坐公交车回程的过程中,我想老板当然没必要纠结客观答案是什么,以及大家有没有给出客观回答。因为老板的回答是主观的,他只需弄明白这些参与群面的人中间哪些人的回答更接近他做出的回答就行。这一切甚至完全不需客观,因为这不是在做研究,必须科学、客观、严谨,而只是在选择人才而已嘛。

就像我虽然答了诚信是职业人士最重要的素养,我事实上却迟到了,并没有按照约定的时间准时出席面试,这算不算是一种诚信力缺失呢?会不会给人一种只能说到不能做到的主观印象呢?进一步讲,时间观念是不是职业人士一个非常重要的职业素养呢?

我想,老板决定淘汰我,没有准时出席便是其中一个非常重要的原因。更何况,我在知道自己会迟到的时候,没有按照面试通知上的要求提前和面试单位沟通,重新约定面试时间。其实我对面试迟到这种情况的处理已经显得不职业,而老板提出这个问题,显然也是在提醒我,他不看重其他任何,只看重一个员工的职业素养。


总而言之,要记住,对做人来说,总是不存在什么客观公正的答案的!

而对想要进入职场的人士来说,修炼过硬的专业素养,这一定是必须的!


转载我的简书 离职第二天:老板,我决定原谅你

离职第一天,我是真的很生气,各种平日在意的甚至不在意的,想起来都觉得可恨,都觉得是老板的错。

离职第二天,老板,我决定原谅你。

我原谅你,首先因为是你主动把我叫到公司的,客观来说,的确是你在主动想拉我一把,希望我这个不断在职场受挫的人,能够终结这种。在这个层面,给予一份工作机会给我的你,是我应该持感恩态度对待的人。对你,我本应该无论如何都感恩,而不是相反,仇恨。

我原谅你,是因为你有你的立场与角度。你是这家公司的老板,你当然不容许员工质疑你的决策,更不能容许一个员工在你面前耍脾气。因为有一点我是承认的,而且我记得关于这一点,还是我主动向你表白的:老板教训员工这怎么样看都属天经地义,员工拿了工资却不能把工作做好,老板当然会想要提醒员工应当尽职尽责啦。而员工对老板有意见,这几乎没有一个正常的老板能够接受。

在老板与员工的关系中,毕竟占主导地位的是老板,因为花钱请人的是他,决定权在他,他有权决定辞退你,而你没有权决定辞退老板——所谓的炒掉老板,绝对是个伪命题。为了避免一至两个月的遣散金,多数老板宁可逼员工主动辞职。所以,每个你忍无可忍做出的辞职决定,不必怀疑,一定是老板在暗中助力你的忍无可忍与辞职决定。

我原谅你,是因为你做的是大多数老板都在做的,所以,我并不觉得你有什么错。我认为,不出意外的话,错误的永远不可能是大多数。

与此同时,我的表现是极少员工才会有的 ,大多数人是无法理解的,包括你,认识我那么久、分析我那么久的你,当然也还是非常可能完全无法理解我的。既然这样,我当然没有理由不原谅你。

我当然得原谅你。

我原谅你,也因为我不想将员工对老板的不良情绪带入下一份工作,变成一种员工对老板先入为主的偏见。偏见可不好。说不定下一次遇到的老板是一个仁慈、智慧、包容的人,我却因为偏见把他当成狭隘、计较、小气的人,那可惨了。我不仅要把好心当成驴肝肺,让对方受到本不应该受到的质疑,还会让自己蒙受本没必要蒙受的损失,比如质疑老板因此没办法得到老板的信任,更没办法被老板重用。毕竟,信任是双方面的嘛。而本来这一次搞到这种局面,也正因为我还没有清除干净对之前那家单位的负面情绪,对新老板有偏见,所以战战兢兢,唯恐仍会受到同样的伤害。

我们曾在那家单位共事,看得出来你并不喜欢原先的环境,但也看得出来,你需要为自己之前那么好几年待在那种环境的事实重新进行一番认知方面的调整:既然并不满意,走出之后甚至有终于逃离的轻松感,那么原先对那位领导的服从、努力配合,到底属于那种性质?是属于跳出了自我藩篱约束的纯粹工作,还是心口不一的表演人生学?

说到这里,我几乎看上去又是在批判你,但其实我非常明白你,因此决定原谅你。我理解你,并不觉得你这种想要重新定义自己的打断有什么不好。相反我非常赞善这样的重新定义,彻底告别过去,走向新的、正面的、阳光而美好的自我。这样多好呢!没人会那么无聊来纠察“黑历史”,我也不会。

人就应该义无反顾地往光明的地方奔去,将黑暗狠狠甩在身后嘛。因此,在这个意义上,我尤其要原谅你。我必须原谅你。关于工作,不违心的工作真是少有啊!那些百分百契合人生观、价值观同时还能满足经济要求甚至能实现人生价值的好工作,哪里那么好有呢?我们多数时候只能违背着自己的心意,忍辱负重,慢慢积累自己的实力,慢慢成长,直至羽翼丰满,然后骄傲而自信地对那些骨子里并不佩服的人挥手说再见。而你,既然已经成功向灰暗再见,我有什么理由再将你和他们继续定义为同类呢?我有什么理由持续对你有偏见,来质疑你呢?

我原谅你,因为也许我的质疑——一定是我偏见与质疑,令你感受到了非常不爽。所以,你才会对我也持有同样的质疑。

所以,不管你对我做过什么,不管你怎样看待过去,将怎样看待我,甚或想要彻底将我从你的心目中驱逐出去,认为我不知感恩不可饶恕,我,却还是决定,原谅你。

我原谅你,我还愿你是个好人,愿你好人有好报,愿你的事业,一帆风顺。


——当然,同样的祝福,也必须送给我自己!我原谅你,希望自己成为一个包容平和的人。

昨天落下的 果然依然还是有不满啊

这篇本来应该昨晚就写好,但,昨天辞职,情绪毕竟特殊,所以,晚十二点的时候,最终还是放弃了写感悟的决定。

每天写一篇感悟,并且去坚持,这一点是从刚离职的公司的老板那里学来的。对她本身写的什么没有兴趣知道,她的行为本身提醒了我。怎么说,其实我也并不缺少坚持力,比如我十二三岁的时候,决定业余多多读书,二十四五岁的时候,还在坚持多多读书;或者十八岁决定做编辑,现在还在继续这个决定,坚持在编辑校对与文字相关的行业从未放弃。坚持力多好!

但我没办法坚持那种毫无意义的坚持,这是肯定的——而这种行为本身却的确存在能够感动人的成分。比如写感悟,我看着别人能够天天写,必然觉得就像看一些人能够天天背几个单词一样,觉得很了不起。但是,如果让我来做这样的事情,不仅仅是因为过去曾经做过这样一些毫无意义的坚持不久后又放弃了,这让我可能受到的一些挫伤。同时,就好比昨晚,我在几乎是在刻意改变这个笨重的没有多少营养的计划,昨天心情那么特别,搞不好会写出什么炸弹,这完全没有意义。

我和很多人说,我为自己的某个缺点感到捉急,但每次说可能每次都没办法表达到位,每次都被人误解,结果每次别人也都把我说描述的那个缺点当成致命的缺陷。这给我,大多数时候不仅带来方便,也带来麻烦,甚至是比方便远远更多的麻烦。

很多人,他们与人交往是需要抓住对方一点小尾巴才安全的。所以,我有时也难免就姑且把自己所表述的那个缺点当成我的小尾巴给对方安全地抓住。我充分知道我不会为害人间,更不会去伤害什么人,甚至为了避免伤害到别人,宁可多给对方一些更充分的理由来批评我,同时并不给自己任何武器,批评他人的武器,或者抓住对方的小尾巴,来制衡对方、伤害对方。我的初心,我的存在即是为了促进更多的思考。那么,多数时候,我这样想,只要他们能够有最起码的安全感,那么给随便说一些我实际存在的缺点,这有何不可呢?只要能够消除他们的担忧,在本质上促进一个稳定、安全的沟通氛围,这有何不可?

当然,我做这些,当然也不是纯然没有目的,有目的的,比如为了发现对方纯粹的内核。或思考一段关系,是否必然相互制衡,才是真正光明正大。我对人与人之间,可能的相处模式,而非现成的相处模式感兴趣。而且,我希望促进理想的相处与沟通。但,显然,这一次,我的冒险,又是50%成功的。

我和领导说,我非常着急我的表达能力,我的沟通能力——对她,我说的这个缺点,其实还是挺真诚的,我的确没办法很好地表达我自己——如果说,我前文已经说了我没办法很好地表达我自己,经常会给人造成误解。可尴尬的是,我最后发现,按照我对我自己的评价标准,她几乎比我更没办法好好地表达自己。

——当然,也许她是故意那么做的。

否则,她带着她的小团队在这个公共空间的表现,几乎比我那个时候非常尴尬地待在另外一个公共空间的表现,几乎只有更糟糕。

而且,明明我只是正常地按照我的行为方式来表现,而且还充分考虑到了她作为领导可以有的特殊权益——但我可以肯定她根本还不懂领导可以有什么特殊权利,她也许以为的是一种权力——结果,我的方式,一种坦率的方式,却每每让她觉得我这个员工在反客为主,在剥夺她作为一个领导的存在价值。


她说,你要清楚你自己的定位,潜台词是你不是老板,你执行就行,没必要思考。

没必要思考是吗?那么昨天我说的那一句,真的是说了也不见得有那么过分了。我说,(我连续工作五个小时之后要求休息,已经达到了我的极限,这时你说)你每天忙到一点,(强调比较起来我什么都不是,我的累也什么都不是)但是,(你是创始人)我并不是创始人。

一方面要求你不要当老板,甚至不要求你用老板的思维方式,好像我一旦那样去思考去做,就会威胁到她的存在。一方面讲出这个事实,又觉得没办法接受。

她焦虑?


啊,我实在觉得没必要在思维特别活跃的时候写作。而现在看来,我还在一个劲地在找她的错,无法客观评价。

昨天的事情是这样的,我专注五个小时,一个下午完成了三天的工作量,然后到了六点半的下班时间,我觉得我有必要给自己一点休息,无论是放空大脑还是跟男朋友聊个微信,都可以。便在没有告知她的前提下,主动休息了。打开了手机,回了没有及时回复的微信。

但是,那一刻,之前有四个多小时一直在和一同事说说笑笑不知道在干什么的那位,到这个时候赶紧赶紧地看上去很忙,一看见我在一边闲着,就心生不满了——不过,她也可以说我之前的那四个多钟头只是看上去很忙,其实根本没有什么意义,只不过在给她分担她本来必须完成的忙碌,而决策权最终在她,我只要按照她的决策像台机器一样那么机械的完成就成了,而完成这种几乎没有技术含量的工作,又几乎是谁都可以做的,所以根本没有意义,顶多就是给她腾出来了一个空间让在之前的四个多小时可以一边玩一边工作——而后面那一个多小时,她看上去很忙,在我看来,其实也真的就是看上去很忙。

更高层面的决策,她找她的投资人。想要主意,她找下面的工作人员。——作为老板,这好像也没有什么问题。不过,关键在于她的评价方式有问题,她对待我的方式有问题。

她无非就是想白白耗你的时间么。你的工作完成了,可是越高效越低效,你越早休息,越早衬托出她们迟到的忙碌,你越不可饶恕。就如上一次,去国家会议中心意外的商场吃饭,愚蠢到没救,尴尬到没救。而这一次,早早结束工作的我,竟然被说,如果你觉得累了,实在想要和男朋友去约会什么的,可以请假。

拜托,请假?!

创业团队就等于没有下班时间?

或者好,创业团队本来就没有多少时间留给自己,那么,请问这些创业团队的工资是不是有一部分是用来分配给加班的?

此外,跟我男朋友又有什么关系,我在休息时间,回复一个信息,跟我男朋友有什么关系?怀疑我上班时间谈恋爱?


另外,她自己有习惯不吃晚餐,有一天甚至还特意强调,这一天晚餐吃多了,结果胃痛。现在想想,我当时真没把握住机会表达我的观点:是啊,习惯很重要。一个习惯六点到七点吃饭的人,如果因为工作突然要到八九点才吃饭,而她又从来不在八九点之后吃饭,这样毫无意义地每天都拖延到七八点才下班,是不是容易让这样的人得胃病?


她作为一个老板,我简直想说她的太多了,但是我根本不能直接说她这些,从讨论组拟定标题这样的小事就可以看出,她根本就不具备讨论思维——当然,她依旧可能是存心的——两个标题,除非我直接说她拟的标题更好,否则我一旦说A的更好,她立马肯定不高兴。不高兴?

不高兴就不高兴吧。既然这样,我也只能随意,她高兴就好。

我没有说她作为一个老板,她可以做的实在太多了,比如晚餐,如果大家要加班,是不是可以在六点左右抽出一个时间来煮点粥?晚上大家要吃的本来不多,吃水果或粥本来就是很健康的选择啊。

还有午餐,明明工资也不高,明明是创业团队,天天点二十多元的午餐来吃,好像有点奢侈吧。——跟那次她将自己打扮成一个因为舍不得吃一份四十元的意面而冒太阳出去喝粥还一本正经跟我说教的形象完全不同。(我却是,在另外一个环境,在以前的公司,我是不可能买一百元水果分给大家吃的,因为在那个环境,危险超出我的预期,我必须将贫穷作为我的保护伞。他们都是苦过的人,苦过的人相信贫穷。再者他们对自己奢侈,他们需要对自己奢侈,他们必须对员工吝啬。于是,我便充分合理利用了自己的处境,将对欠债的担忧放大一点点——其实也并没有放大,因为当时的前景与心境的确让我那样感觉债务紧迫——便使之成为了一种保护我以免被过分侵害的东西。而走出那个环境,债务当然还在,债务当然还是要还,但是,心境是不同的。)

而租住在一个工位需要一千五百元的创业空间,这似乎也存在问题。——如果她能够充分利用该空间就罢了,但偏偏又不能。除了看着物理环境看着比较舒服一点,自己走出去参加活动看上去高端一点,实际呢?内核呢?

拥有一个投资人,还是拥有一堆很厉害很有钱的亲戚?

再有一点,我想我的消费观念跟她的真的相差太多了。

更重要的是,前后纵观她的态度,我发现她并没有真心在给她的投资人做这件事。要说为什么她会觉得她被我反客为主了,是因为从进入这个小小的创业团队开始,我就在创业者的角度在思考这个团队的一切。包括产品的定位,产品的更多可能性,更科学的上班时间,屯稿制度,可行的努力方向,比如大家可以在营销方面做到哪些可以做的。当然,也包括吃饭。我可不想因为身体的原因,就那么倒下;或者使用疲劳战术,以至于白天一天的工作都效率低下。


她一再强调自己下班后还在工作,每天坚持写感悟,大概也就二三百字。

我却想发问,她的这种“坚持”,除了“坚持”本身,还存在任何实际意义吗?让自己看上去很忙碌?还是让自己透支过度?

或者,我还是说,其实白天一天她都可以玩呀,都可以假装在工作呀,因为不需要付出努力的那些笨重工作,直接交给我了,需要思考的,直接将任务交给同事了。那么这样一来,她强调的一点还在工作,也根本没有任何实际的说服力呀!

还有,她总结说这次合作失败错在她圣母心泛滥。这我就真的无法明白了。一开始,我就说了,我担心她因为怕我找不到工作而让我过去上班。——我过去上班,怎么说呢,最初是抱着互相帮助的心态去的。但试用期一个月,中间慢慢发现,她给我的定位,并不是互相帮助的定位,不是朋友的定位,更不是合伙人的定位。于是,按我的逻辑嘛,我迅速调整到员工与领导的角色。然而,结果呢?结果她说你要思考,但是我不需要你思考。你要将自己当成创始人,但是你不是创始人,我不需要你成为创始人,创始人的事是我自己的事。


不过,纵有千般不是,在可以接受的范围内,都是可爱的,只在超过限度后,才成为万般不是。我,工作了,为她节省出了空间,结果,我的笨功夫,无法逃避的笨功夫,我耐下心来去完成的笨功夫,反而却成了我没有聪明的工作方法的一种能力低下的标签。而我在仍旧执行还钱、存钱的计划中时,仍花钱请男朋友看电影,或者花钱卖水果回赠之前被她请客吃饭,这种与处境看上去不符合的金钱观念与消费方式,在她看来当然更是不可饶恕的大问题了。


就回请老板水果这件事,我想我虽然懂员工与老板之间的距离,但可能还是有一点点没有做到很恰当。尽管我坚持这种不恰当跟我的消费行为毫无关系,但我在回请水果时,的确忘了将她放在一个妥当的好看的位置。比如,老板请员工才是天经地义,员工请老板,这是一种欲将老板拉低到员工同一个层面打算之类——而用她的话,我是因为不好意思,面子挂不住,虚荣,所以才回请。


而我,却认为自己是出于高兴,出于刚好有促销的便宜可以捡,一举两得,机会难得,是十分高兴地这样做了这样一件事。而且,我在恋爱,我被请同时还因此男友也被请一起吃了一顿开心的晚餐,因此我希望回馈我的同事以同样的开心——虽然在微信上打头说的是感谢老板,其实还是更感谢同事成全让给我和男朋友一起去吃,我想感谢的纯粹是同事。而这种回馈本身并不存在任何功利成分,比如拉拢关系。室友老是担心我空为表现人好耗费心力,之类,以至于在公司被欺负。可是,天,我明白室友说的是什么,真心明白。而且,我可知道那种拉拢关系的行为有多——就像曾经有一次我反省过的,针对老板特意从对面的办公桌走到我的身后,并盯着我的电脑问,你在做什么?的行为,因此我一时意气就将电脑搬到她那边,使她可以直接看清我到底时时刻刻在干嘛的行为那样很老土。

可我的问题是,尽管我并不要拉拢任何人,但一高兴起来就没有边界,不由自主地就将任何人当成了朋友——当然也是还没有很熟很熟的朋友,不然分享起来就不会那么尴尬,那么——还是那么老土了。


但是,令我骄傲的是,我这样一个没有钱的人,不仅仅一直在坚持不做我认为不可以做的,还在渐渐将自己的消费安排得越加合理、理性,有计划。

而关于那次买水果,唯一的遗憾也许真的是,短期内,也许我不能再次光顾该店了。这让我看上去像大大占了店家的便宜。

再有一个令我高兴的是,我的小家子气,在逐渐冲淡。

而我身上若曾存在急功近利的心态,那么现在可以说,这种心态,也渐渐在我身上消失中。

还有就是,我想,通过这些事,通过与这样一个人的碰撞,我也许会更加坚定地透过一些外表之外的特点去分析一个人,去明辨是非,合理评价,不再去跟一些看上去聪明甚至看上去都不聪明的人学习,学习聪明,或学习愚笨——谁知道。

而大智若愚,聪明反被聪明误,聪明的人应该愚笨一点,愚笨的人应该聪明一点,聪明的人其实最愚蠢,愚蠢的人其实最聪明......如果大家对聪明与愚笨的定义都完全是不同的,那么很多事情就没必要费神思考了。

最后,我发现过去那么长一段时间,我的确是去免费教她怎么做领导了。而她却以为是在教我怎么做员工。

做员工?嗯。这个问题,看上去真的值得深思啊!


开拓进取

开拓进取。失败拜拜!

陈旧的文字

不想写陈旧的文字呀,就像不想重复任何已经走过的道路。

深深喜欢过一个人之后,还能够以同样的心境深深喜欢另一个人吗?


隔壁公司的小女生真心十分可爱,几乎比可爱的同事更可爱。

前天买了一堆水果,一下没来得及吃完,再加上同一个办公室有两家公司,心中有一种对到时候水果将怎样分吃,要不要分给隔壁公司一些,否则是否会尴尬之类的担忧,结果,对水果的热情几乎减了一半,几乎不敢在大家都在的时间去张罗着把水果赶紧吃完。

可偏偏,大家这两天几乎都在办公室。


不过好歹是,两天过后,终于等到今天中午吃完午饭,好像有了机会,可以光明正大地喊一句,我要切水果,然后屁颠屁颠开始准备。中午,办公室只有本公司二位员工,甚至老板都因故出差去了。多好的时机,就是人少水果多,到时候怕是会吃不完。

水果刀带了 ,装水果的盒子也准备好了,只要将水果妥妥地切好保存好,接下来就可以美美地安心享受了。不过,中间出现了一个小插曲,在西瓜被切开的时候,隔壁公司的小女生刚好经过。我斟酌良久,最后问出口,你,你要吃一点水果吗?用手直接捏着吃就行。我几乎问得战战兢兢。

她平时是个可爱吃的家伙,而且开玩笑也非常有讲究,什么都说得出口却一点都不招人厌烦,非常有水平。我平时挺喜欢听她讲点什么,这样大脑在放空或需要休息的时候,起码有一点可供思想停靠的点。

可就是面对这样的她,我当时竟还是蛮战战兢兢了,社交恐惧看上去已经非常严重。

小姑娘怕也是感受到了我的尴尬,又或者是因为其他一些原因,以十分充足的理由礼貌地拒绝了我,并没有留给我任何尴尬的空间——中午她的确有事,和她的同事们一起去银行办卡之类。


下午四点左右,他们回来了,她洗了一大盒菩提给大家吃,特意还请了我们公司两个人来吃。我是来者不拒,我十分担心别人拒绝我,自己却从来不拒绝其他任何人的邀请,尤其是吃的。

于是,当她端着装着菩提的容器往我走来的时候,等她大方地走到我面前,我便赶紧捞了一粒来吃——菩提已经被她摘下来放在一个圆柱形的玻璃容器里用水洗了两遍,泡上了。

菩提不甜。等菩提到了口里的时候,我想,其实她也在冒一个险,风险是拒绝会导致尴尬,或者不拒绝会导致尴尬。

吃完菩提之后,我和同事分别说了这菩提其实挺好吃的。小姑娘自己则说,并没有那么甜。

也就是在这个时候,我想到了我还没有吃完的西瓜。这个时候,要不要把西瓜拿出来给大家分吃一点?昨天中午同事几乎默认为这个西瓜要两个人吃完,还说了两个人吃不完不如第二天早一点开,这样吃一天估计可以吃完,之类的话。当时我也默认了她说的这个意思,稍后好一会儿才觉得这话说得十分有问题,明明办公室那么多人,平时也不是完全没有沟通,似乎......

最重要的是,生活中挺爱交朋友的我,这种时候,要若无其事将共用一间办公室的人完全视而不见排除在食物的分享者之列,这对我来说好像有点难。天知道哪里来的想法,总觉得好像一开始就应该将大家都考虑在分享的范围之内,这样才是好的。

不过昨天同事说的话大家都听到了,我当时也没有直接表白说大家吃的话刚刚好,并真的把水果留到了第二天....

尴尬其实早有了。所以,隔壁小女生的行为,从她捧着玻璃容器主动走向我的时候,我十分佩服她,也十分感动,她真心是个十分了不起的孩子。

她是一个了不起的孩子。而主动的人魅力也就是在这些地方。没有阴翳,充满阳光。温暖直达你的心灵最深处。

于是,我赶忙接受她递过来的食物。然后,也因受到她的感染,最后终于打破内心的纠结与恐惧,像拿出敝帚却要当珍宝献给大家最后其实心里又明白那完全是敝帚的献敝帚般的心情,拿出了中午切好的西瓜,然后走到小姑娘的同事们年前以及小姑娘的面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