懒洋洋的一天正在进行中

真正自信的人,不会寻求权利和荣耀,而是选择幸福。

心诀与内力

当有人传授了心诀给你,却内力不足,且拒绝接受别人传输内力非得自己一点点练,这就是我当下的问题吧。😂也可能在于,心诀也不是太熟,内力也不是太多,但本性乖僻,心又比较糊涂,不太知道是非好坏,所以也特别小心谨慎,怕失控,恨被利用。
所以失败接踵而至。处境也相当危险尴尬。
行走江湖,且行且悟。

改变急于一时好不好

是改变还是坚守?在大的层面,我选择坚守。人们说,不要急功近利,但他们不一定明白他们在说什么。

可怕的是,不知道这几者之间的区别……

设计师的礼物墙。让人遗憾的是,魔鬼般的想法又冒出来了。想辞职!!!实在厌倦了这种周而复始的状态了。我的职业生涯会就此结束吗?那么接下来去做什么?帮带娃还是去相亲?有人会要吗?有意义的事情到底是什么?真是从高中开始就从未正确过的人生道路啊!
同时在考虑的问题是:人应该妄图寻找过一种随心所欲的生活,还是应努力过这种充满压力的生活?人可以试着去追求更健康的生活状态吗?
所谓健康的生活,也就是生活中关系健康,精气神健康,身体健康,生活与工作达到平衡,生活规律有节奏。
目前的问题,绝对是在于节奏乱了,身体也依旧疲累,以及生活中各种关系是紊乱的。

对抗无聊的N种方式

对抗无聊的N种方式
看小栗旬的作品;
不要恋爱;
不要在邋遢的心境下做饭,更不要在邋遢的环境做饭;
不要和很多人在一起做同一件事;
不要拒绝团队,但是不要依赖于团队,要能力强大到一个人堪比一个团队;
不要讨论俗气的话题;
拒绝一切听起来、看起来,背后归根到底只是关于MONEY的东西;
拒绝与俗气的人过多交往;
拒绝过分参与俗务;
行动起来,从行为尽可能发挥自己的主动,但是要得体哦,切记:不要为了自己而主动;
抛弃自己的立场吧;
神秘一点;
注意仪表;
注意言谈举止;
呈现自己想呈现的面貌吧;
务必让自己开心;
务必不要触碰自己无法解决的难题,并且尽力解决自己能够解决的;
养成自己的节奏;
供养自己的爱好;
多接触美好的事物;比如刚刚那个婴孩天真无邪的笑容~~
一个人安静地写东西,观察,思考,不下论断,仍由时光来洞穿这生命,还有比这更美好的设想吗?
内向的人也好,外向的人也好,忠诚或者不忠诚,可靠或者不可靠,高尚或者卑劣,不要被他人的评价动摇自我评价;
对自己心中有数;
事实上,承受苦痛与孤独,就这样奋斗着,不计较劳累地工作着,前行着,不是很美好吗?
减少欲望,平衡身心;
内在的元气,应守护,要锻炼,要不断强大;
外在的体能,应不断去挑战极限;
支撑起我们的精神的是什么?是这个世界的美好而非邪恶;
不要告诉任何人你守护的是什么;它是你的目标,也是你的信念,换句话,你要确信你自己,不要解释你自己;
尊重自己,尊重他人;
观察并发现那些所遇之人的优点和缺点;
比如右手边那对夫妻的关系,他们看起来很和谐呢;妻子盘腿而坐,丈夫留板寸,两个人面对面玩手机,偶尔交谈一下,相安无事,买一点面包,各自点一杯饮料当做晚餐;休闲、自在、放松;
如果非得恋爱,找到一个特别的空间,能够这样安闲地坐下来什么都不必考虑,只需安心享受当下的陪伴,一起浪费时间,很重要;
偶尔去看看行人,看看车流;
最好的发呆地点是:?...保密。找几个这样的地点吧。发呆,一个人安安静静以最舒服的姿态与自己相处;
每月抽出一定的时间,无所事事,单纯地坐公交漫无目的在整个城市浪,如何?
陌生人,加还是不加?
如果可以,尽可能用不突兀的方式,和陌生人说上几句话;假装你们是朋友;
忽然发现无论《boder》还是《CRISIS》还是《无间双龙》,都有这样特别的场所~~~
当家的概念被拆除之后,这样的场所其实就是心灵的港湾了。找到特别的场所,在特定的时间,见或者不见特别的人,只是安安静静自己面对自己,都可以;
影院、咖啡馆、夜晚的天桥、风景雅致的人行道......
书店不是一个好场所,最好不要去书店;也许书店是当下最浮躁的场所了吧;
特定的方便的书店也许还是可以去的,比如今日美术馆那个书店;
不要去打扰别人;
不要去麻烦别人;
以成熟的方式麻烦人;
不要用陈旧的观念看待友谊;
和有意思的人交往,不用担心对方会一不小心就抛弃你的那种人;关系可以淡,但持久就够了;
不要给自己的职业设限;但生存所需的money得自己解决,不要拖累任何人,包括自己,否则似乎根本就不配谈人生,更不用说谈朋友——
周围的事物到底呈现出怎样的面貌?它们的存在有何意义?不用分析,静静看,静静感受,直至接触到静物存在背后的真实;
那一声关门声是否为粗暴的,那一盏灯是否为孤独的,还是意味着守候?这个城市本身的气质是什么?静静用心聆听和感受。
也许最平常的外表下,都藏着最动人的故事呢。
为什么是两盏灯而不是一盏灯,为什么是两张桌子而不是一张桌子,为什么是玻璃橱窗,而不是密封水泥,为什么窗外是一条人流不算多但也不少的半宽马路,还有一座人行天桥、一个公交站,显示出来来往往永不止息的奔腾之势;
而这一处,明明热闹却莫名安静;桌子是静的,天花板是静的,灯光是静的,地板是静的,沙发是静的;无论如何找到这样的场所;
良好的视野,带来舒畅的心情;
收藏几首听起来舒心的乐曲,特别是遐想时有助于发散情绪的;
对于作品呢,留下足够的时间去思考吧;
不要追慕名利,区分开来,区分开来;
生活本身是什么?
无论如何,不要轻佻;
这里的人,动作慢慢,不得不令人回想在老家,在这种情况,那些年轻的孩子或那些年老的长辈,或那些成年人,那些老板与店员,会做怎样的反应;
小镇的老板是更沉默的吧;
大城市没有老板坐镇的小店,大概那反而会显得俗气了吧;
人们在挑选食物的时候,最大会接受哪种程度的纠结与犹豫?
在选择食物的时候,能够反映一个人的性格吗?
肥胖的人与一个不着意减肥的健康美少女,在选择食物时有什么区别?
人群其实没有什么好观察的,除了无聊与打发时间;
有浑水摸鱼的人存在吗?一个人在店中无聊瞎打转算怎么回事?
快递员在一个店算哪种程度的存在。他们一般几分钟出没一次店面?一般和店内人员如何互动?存在戏剧性吗?
快递员的各种可能性;一个帅气的小伙子与一个饱经沧桑的大叔,似乎是完全不一样的氛围呢;
人们怎么自我评价、界定自己;
城市到底以怎样的节奏在运转,我看到了真相吗?
人们的表情,三五成群者与孤单者,如何断定她们的身份与来处?
现在最好识别的是穿着制服的快递员、外卖员、店员、公交车服务人员、中小学生、在路口为健身馆发送传单的人,其他均无法通过外在判断职业;能够识别的关系:夫妻、朋友、情侣、闺蜜、兄弟、同事...
如何断定一个人的性格?这在现在似乎是几乎不可能实现的事。
有时候看似了解的人,其实有着你完全不知道的喜好,那却是决定这个人性格的关键;
谨慎的人、慷慨的人、大度的人、放荡的人、不自信的人、自信的人、简单的人、一根筋的人、天真的人、成熟的人、城府极深的人、善于掩饰的人、推脱责任的人、不同类型的人匹配不同的习惯和行为细节【特别是这一点,无法想当然】;
与一个价值观极正、温柔而努力且有才华的人谈恋爱会是什么感受?
与一个心胸特别宽广的人谈恋爱呢?
但无论如何,建立友谊比建立恋爱关系好一万倍。为什么?因为恋爱多俗气。患得患失的心情特别俗气。在意着充满缺陷的普通人,却把他看成这个世界最美好的样子,也很俗气;
这个下午特别不俗气!
对抗无聊,最重要的是,漫无目的,遐想。甚至就像此刻,遐想的同时漫无目的记录着。

没有心情写作

没有心情写作
因为没有心情思考
写作是一门需要思考的手艺吧
需要大脑的吧
不是机器可以完成的吧
也是需要心情的吧
没有心情
无法写作
不想写作
可是没有写作可以完成真正的思考吗
思考需要以写作为载体的吗
是什么样的人在写
是什么样的人在想
是什么样的人在诋毁
又是什么样的人在赞颂
我已经什么都不想说了
只想安静地活着
好好地活着
快乐地活着
有所爱地活着
一日能够目睹你的笑容
一日能够振奋地行走在踏实的大地
一日能够接受烈日的晒烤
一日能够感觉到真实的存在
煎熬
平和
反差
运动
就好了
就足够了
就没什么好抱怨的
也没什么好要求的了
喜欢一切
喜欢一切事物
喜欢一切人
用喜欢的心态看待一切
杜绝厌恶与疲倦
打起精神
好好而痛快地活着
仅仅是活着,感觉而有态度地活着。

最近丧到极致 傻瓜

1
什么样的女人才会被男人娶回家,然后过上幸福的一生?
以前我从来没有仔细思考过这个问题,直到今年,或者说去年下半年,才忽然惊愕地发现,我这个人马上就要年满三十了,这可一直是小时候我说的一定要结婚的年龄!
我从小长相平平,但是成绩一直不坏,所以备受家长亲友的喜爱和宠溺,不到高考几乎没有经受过挫折,不到第一次失恋几乎没有受到过欺负。从小到大,具体数得出名字能够称名道姓指着对方的鼻子说你伤害了我,这样的人,对我来说很少。在我记忆中,几乎没有——甚至包括那次让我失恋的男,他都算不上伤害过我。正因此,最近我越来越这样思考,到底什么样的女人才能那么好运,可以嫁给自己心爱的人,继而上街买个菜都能令人远远闻出骄傲的味道?
进而我又想,她们到底在骄傲什么呢?而我又失落着继而又自卑着什么呢?
在很多场合,以前不这样的,现在我却越来越频繁地在所到之处的几乎任何一种场合,下意识地般留意观察那些走在一起看上去关系和谐的夫妻、情侣;然后大概是慢慢模模糊糊地总结出了一些幸福女人的特征,会对匆忙间擦身而过的看上去仿佛具备这些特征的女性进行紧张的临场素描。
时间通常只有半分钟。在餐厅可能会稍微好一点,我有机会偷偷趁假意环顾四周陈设来回回扫射到目标人物,对她进行进一步补充观察。其实严格来说,个人认为,不管在哪种场合,盯着人看,尤其目的是要分析人家、窥视人家,这都不是礼貌的行为。因此,尽管有时候我知道对方并不在意,多看几分钟都无所谓——有那样的人,我怀疑我有时候也这样,对一些事不介意有旁观者,对另外一些事希望旁观的人越多越好,心情好的时候也不介意人家是否打算趁机洞穿你灵魂,甚或对你进行充满恶意的刻画——但我仍旧对这种观察控制得十分严格,我怕自己掉入那种偷窥欲的旋涡,更害怕自己患“被观察恐惧症”。谁知道,在一个人观察的时候,她的心中是一念天堂还是一念地狱?嗯,我时刻提醒自己:不要因为没有人说,就放纵自己过分。
在零零碎碎的观察中,大半年下来,我大概总结出了一些特征,可以分享给大家。
首先,她们皮肤都很健康,看上去让人联想到刚四五六岁的小孩的皮肤,特别白,不带瑕疵。说到皮肤,哎,其实我早就总结出一条理论,就是对女人而言,通过皮肤好坏可断其贫富。皮肤好的女人,不是自己买得起昂贵的护肤品,是时代新贵独立自主新女性,就是家长、丈夫(或情人)给她买得起昂贵的护肤品化妆品。再者,皮肤好说明营养好,反过来同样成立,这更说明此女生活条件优越,在这个饭吃得饱和吃得好天差地别的年代,你应该相信你的眼睛,皮肤好的女人非富即贵。哈哈,非富即贵,也许这个词被用俗气了;或这个词太俗气不匹配她们刚开始被我描述为超越凡俗的气质。不过不要紧,这些都是非常细枝末节无需计较的部分。我无意在此进行讽刺。
其次,她们不是浓妆艳抹的类型,也许是因为她们本身皮肤足够好,所以经得起素颜的考验无需再加后天的修饰。但尽管有时候她们并不能算漂亮,有时候我的确怀疑她们当中很多还长得不如我;她们看上去不坏,通常给人十分雅致的感觉,而雅致背后又时常透出一种短时间内无法准确捕捉到其妙处的独特天真。无论雅致还是天真,这都是我这样的女人做不到的。
在人群中,就像小时候给妈妈准备晚餐挑豆子一般,好豆子怀豆子,在人群中,我也以上述标准,去鉴别我遇到的同性:哦,她是这种女人;嗯,她是那种女人。如果人总是有区分的,如果她们是这种女人,我想我可能就是那种女人了。
我大致看得出她们(那样的女人)一丝不乱的发型和健康的皮肤是不间断日常护理与定期上美容美发院的结果,看上去普通的着装其实到店一问必然昂贵得惊人,而手指上的那些婚戒必将她们柔嫩双手衬托得越发超脱家务俗事。耳朵、眼睛、眉毛,每一个细节,每一个毛孔!都诉说着生活对她们的照顾,以及她们对自己的不凡期许。说实在,能够定期上美容院,也是需要不少毅力的。我想,如果是我的话,必然做不到像她们将一番功夫做到如此轻描淡写就像毫不费力。所以我怀疑,我的这些同性女子,哪怕有一天她们的丈夫像亦舒小说中出轨的丈夫一样半夜跳起来说我要另结良缘,她们也会不失雅致地照常起居,将自己像平常一样妥当地收拾好了,甚至早饭也都准备好了,然后在餐桌旁放上一张留言,接着像出街买菜一样,轻描淡写一句拜拜,却是永恒的告别。离婚协议,悉请律师代理。当然,这种情节对她们来说几乎是不可能存在的。这种情节,我想,应该更适合我这样的女人。不过,呵呵,我这样的女人,偏偏无法淡定的,非你死我活不可。
所以,我反省,这也许就是一直以来没有人愿意靠近我的原因。因为我看上去就是那么危险,那么——跟那种女人充满对立。
最后,我所总结的是,她们都谈吐不凡。倒不是说她们能够出口成章,或言语间能够体现出一种格局非凡,但是你应该知道,就在她们那种告别少女气质的师奶体形背面藏着她们独一无二的天真。是的,天真,或者说有趣。最近几年我们常听人说好看的皮囊与有趣的灵魂,她们就是那种谈吐可见天真和有趣灵魂的人,而这种东西,无论她们现年多大,有了几个儿女,与老伴结合了多少年,都是不会改变的。除非——
除非,她们经历一次严重的摧残,变成我这样的女人。
2
你问,我经历过什么样的灾难,以至于成为现在自我评价看上去很糟糕的我?
我想你可能误解了。的确,我是说了那样的女人经过摧残可能会变成我这样的女人,我也说了女人存在分类,就像好豆子与怀豆子。可是,我并没有说我这样的女人就等同于坏女人。或者说,退一步讲吧,假设我认同我是一个坏女人,因为我认为我属于“这样的女人”,但我想说的是,这也并不意味着用“这样的女人”来自我形容就是一种妄自菲薄。这不是自我否定。我没有自我贬低。我倒是认为,我这样的女人也很好啊。如果说,我这样的女人,只有摧残和损害能够孕育,那么,我倒容易将“这样的女人”的标签当做一种荣耀。
我想,在这个问题上,我无须为自己的不优雅,没有人爱,甚至遭人厌弃,凡此种种,进行自我谴责。
那么到底什么样的女人,才能活得优雅而幸福,让人倍加羡慕?
人最可悲的,是无法认同自己,在这一点上我想我是可悲的。因为在我以这种女人自居的同时,我正在期待变成那种女人。
更可悲的是,我发现在骨子里,我是更加无法认同那种女人的。
在骨子里,我在鄙视一切,这一切看上去都很乏味。最后,我又反省到,我似乎是从一开始就不应去做这样和那样的区分的。以至于现在在镜中看到自己时,无不充满失望与厌倦,而放眼望去,对他人也根本无法取得欣赏姿态,最后均沦为嫌弃。
直到夜深人静的时候,恢复一些理性的时候,我才想到也许是嫉妒的情绪在作怪。
如果我也有那样的父亲,我就变成了她1号。假设我也有那样的才华,我就是她2号。而一旦我也有那样的容貌,毫无疑问,我是她3。一种处境,对应一种心态;一套物质,决定一码心境。再没有出人意料之处。再没有清新的任何可能。就这样不仅毁坏了自己的心境,也毁坏了自己的胃口、外在形象,依旧向上爬升、努力奋斗的可能,等等。
我嫉妒那些无须认真就可以活得安闲自在的女人。更痛恨那些一开始就用这样和那样来对女人进行区分划线的男人。他们将这种女人带回家,将那种女人用来作为消遣娱乐的免费试用品。世事为何如此污浊?
在这城市漂泊足够久,我还是越来越想念小时候的那种单纯岁月。单纯有什么不好?为什么大家偏偏要把事情非搞到乌烟瘴气不肯罢休?
然而,我知道,其实在我的内心深处,我是害怕别人的单纯的。看着那些单纯的孩子,城市或者农村,前者我为他们感到耻辱,后者为他们感到愚蠢。命运的不可抗争性,在我所处的环境,是如此不公平地降临在每个人身上,然而每个人都无法超越他们的处境,每个人都在自己的域内身陷囹圄。
然而回过头来,我早就厌倦了“我们”“大家”“每个人”的这种说法和语言,搞得我好像搞了问卷调查,精通统计学似的。我明明就只知道我自己的想法,而能够确证持有这种想法的也就仅仅是我个人,我怎么以群体的形式发言?
我讨厌这种俗气的语言,也因此而丧气。
围绕在我周围的,果然还是无法轻易摆脱啊。
别人的眼光也好,上司与同事对你的期待也好,家人们有的没的关心也好,还有过去的或未来的自己对自己的那一份憧憬。只是我到底在丧气什么呢?
难道我可以从此闭嘴不再说话,不再听人说话?
闭目塞听是可以的,但是明明能够看得见的眼睛,不能自己自己戳瞎自己,明明存在的呼吸,不能自己了断了自己。
声音与形象,四面八方,汹涌而至,无处可逃。
要保持内心的安宁,是绝不容易的一件事。
何况为生存,以我个人来说,需要努力做好一份工作。这时就需要呈现积极的面貌,可信赖的行为作风,以及能够扎实完成任务的强大实力。
外在与内在无法协调。
也许正是因为这个原因,最近的我才十分丧气。丧气到别人认同或者不认同我的观点,我都可以跳出来,自我否定会坚持肯定自我,与对方倒戈相向。明明,我就是不想获得盟友,一个都不要有。与世界为敌,也许我在憧憬这么着。就像那个疯狂而过分理智的罗马暴君卡里古拉。当世界人人通晓和平的伟大,残暴与血腥的暗潮其实早已在悄悄潜伏,准备伺机而动。
但我只是一个女人。自我的性别歧视也好,占了性别上的优势也好,我发现作为一个女人,这种残暴的言辞很自然地消失了暴戾的气息。而且平心而论,我不是崇尚暴力之人。我只是,作为一个误入歧途的思考者,一个女性,一个或保守或现代,一个或好或坏的人,其实只是一个复杂的人。我为我的处境,深深感到遗憾,丧气。
我不是一个毫无能力的人。也不是一个纯然没有理想的人。我甚至一直在为生命本身而不停奔跑。然而让我无能为力的是,一切都毫无意义。
无论对我个人还是对我周围的人。
难道在这漫长的岁月中国,我曾有益于谁吗?或者我又真心想过为谁去努力吗?
没有。我为我自己,并且只是为了被莫名附加在我身上的那种强烈私欲的自己。但外加的终归是外加的,我无法因通过对这种私欲的满足而获得解放。悄然转身发现我孑然一身,十分孤独,当然也很可怜。
我想过争取一份爱情。但是,人们对于爱情的理解是不一样的。我也想过拥有家庭,但是俗气的言辞,让一切美好的向往变成为卑鄙的私欲。而我说过,满足私欲无法让我心安。
我妄图与众不同。这玩笑开得可以。我甚至怀疑,我只是批了一层女人的外衣,骨子里,不存在性别意识。这是奇怪的。我感觉我像一个怪物。
在怪物的角度,对了,我所做的区分,这样的和那样的,是在这样的角度,我认为我属于这种女人,而她们属于那种女人。
有人说,我不应该这样自己跟自己的心较劲。
3
我讨厌那些将情绪用文字的形式丢出去却后果概不负责的写作者。
我有时怀疑我也是那样的写作者,因此自我痛恨在我看来应当成为我每日必修课题。直到遇到和我看上去相同的人,也许还是本质上确实一模一样的人,已经好几个人说过我和那女子特别像,无论外形还是内在,无论是我的感觉还是她自己向我表达过的感觉,起码我们应该能够算是同类人。
然而,遇到同类的我,遇到这样一个确证为同类的我,却万分高兴不起来:难道一直以来,我是那么的不堪吗?
我拒绝接受这现实。我痛恨这样的同类。我可是甚至痛恨写作满篇以我开头啊!
我想,得多自恋的人才如此珍视自我?!
然而,我有权利自恋不是吗。
没有人来呵护的我,难道连自己都要厌弃自己吗?不!
可悲的矛盾却在于,我并不真正意义上怜惜自己、厚待自己。从现实的角度,我比轻视别人更深度地在轻视我自己。
一个自己,有什么了不起?我在心里这样对自己说。
我讨厌人们张口闭口间谈论的都是自己。我也这样对自己说过。
我不和那种心中眼中只有自我的人交朋友。然而我自己其实就是这种只懂得谈论自己的人。自我矛盾,自我矛盾,严重的自我矛盾。
更要命的是,我无法掩饰心中真正的喜欢与厌恶,我无法妥当收拾自己的心情,我总想表达。
我想证明我是独特而优秀的。我想证明命运对我是不公平的,我的郁闷我的失败,都源自外在的因素,而不是我自己的不够努力。
总有那么很多人,她们轻轻松松就取得了成功不是吗?
可我一直努力一直努力,一直在努力,却仍旧无所作为,这真的很不公平不是吗?
我拒绝接受这样的观点:你失败,是因为你不够努力。
当然,我也不会承认我失败,只是因为我没有天分。
我来自怎样的环境啊!
一个偏远的山区,一个随随便便就遍地存在的山区。像我这种出身的人,数以千万计。我算得了什么?我敢妄谈什么?天分?
不过,不不不,我不打算抱怨,谁都别想让我成为一个成天只知道哀怨与愤怒谴责的暴戾者。我很平和,我很努力,我很正面、积极、阳光。
内心的阴暗,是谁都无法走进的黑洞。
我最大的疑问在于,到底要怎样才能守护好自己所爱的一切?
梦想、形象、语言、胃口、天分、才华、爱、财富,一切?
我,甚至已经觉得连守护胃口这样的事,都很难做到了。总有俗气的论调,打翻你好不容易建立起来的兴趣。你终究丧失一切胃口。源动力。
显然,这不是一种健康的生存生态。我,不能完全就此屈服。
4
这样的女人,或那样的女人。
归根到底,我从未入戏。

2018从冬到夏05